筆趣閣 皇家贝蒂斯官网 www.gkoseo.com.cn最快更新傅少獵妻最新章節。

    掛斷電話后,唐洛然坐在辦公桌前,冷風從窗口灌了進來,不知是誰開了窗又沒有及時關上。

    為了逃避,她又再一次對傅子琛撒了謊——說他昨晚在電話里什么都沒說。

    “唐洛然,我真的想你了?!弊蟯碓詰緇襖鋦底予∈欽餉此檔?,讓她頓時心跳就慢了半拍。

    差點抑制不住涌上心頭的感情,在脫口而出之前,她就立即打住,選擇沉默,一直到電話那頭傳來均勻的氣息——傅子琛顯然已經睡著了。

    現在他再打電話過來,她依舊選擇隱瞞事實,并且以后都會隱瞞下去。

    愣神之際,江瀚臣已經站在門口。

    唐洛然側身對著他,竟然還沒有發現他的存在,直到江翰臣主動敲了敲門,“在想些什么呢?”

    “副院長,你什么時候過來的?”她被嚇了一跳,下意識地扭頭一看,發現是江瀚臣,她似乎松了一口氣,“沒什么,只是在想我到底忘記什么罷了?!?br />
    一提起這件事,他比她還要緊張,精致面容閃過一絲遲疑,但轉瞬即逝,他露出溫和的笑容,“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不要想太多了?!?br />
    若真能做到這樣,那自然是好。

    淡淡地應了一聲,唐洛然起身跟上他的腳步,左拐,沿著走廊往下走,他一直在前頭走著,若是發現她慢了,就會立即停下腳步,等她過來。

    不知為何,自從唐洛然失憶之后,江瀚臣跟她的關系在一夜之間突飛猛進,現在一起出去吃午飯已經不是值得大驚小怪的事情。

    ……

    在醫院附近的一家西餐廳靠窗的位子坐下,江瀚臣還有點擔心,“坐在這么透明的位置好嗎?萬一被媒體拍到怎么辦?”

    話一脫口而出,他就立即后悔了,而唐洛然下意識地也開口回應,“沒關系——不,我是說我個人覺得沒關系,但不知道你為什么擔心?!?br />
    江瀚臣尷尬地笑著,他搖了搖頭裝傻,而她也沒再追究。

    各懷心事地共度午餐時間,在服務員將餐盤撤下并換上檸檬水后,見時間還早,他還是開口留住了她,“再坐一會兒陪陪我吧,好不容易能跟你獨處?!?br />
    唐洛然頓時覺得臉上一熱,她不確定這種感覺羞赧,還是說單純只是尷尬。

    即便氣氛不太對勁,她還是遵從地重又坐了下來,百無聊賴地拿著吸管攪動檸檬水,冰塊晃動時發著清脆的聲響,緩解她緊張的情緒。

    江瀚臣在躊躇片刻后,還是告訴她,“雖然在你失憶的時候還說這個不是很好,但我想我也不是第一次告白了,你應該明白我感受?!?br />
    這話怎么聽怎么別扭,畢竟是鄭小穎教的他。

    趁現在唐洛然忘了傅子琛,他才能鉆空子,不然還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

    話音剛落,“達拉”的冰塊聲響停住,唐洛然抬頭,她倒是不驚訝,只是沒想到他會這么快就說到這方面去,當然她也猜到了是鄭小穎的餿主意。

    “我不想一直都跟你只做朋友,可以嗎?”江瀚臣看上去似乎很淡定甚至是云淡風輕,他勾起的嘴角始終帶著一抹笑意,看向她的目光溫柔。

    然而放在膝頭上的手卻因為緊張而捏緊,他還強裝鎮定。

    與她四目相對,在唐洛然眼中并不能發現什么,她看上去有些無神,神情恍惚,目光也是飄忽不定,最終還是低下頭,視線落在那杯冷得過分的檸檬水,她沒有看他。

    這種問題該怎么回答?

    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唐洛然只知道如果現在她拒絕,那就意味著她并沒有失憶這件事也將被暴露出來——江瀚臣是個聰明人,他絕對看得出來。

    所以她并沒有拒絕,但也沒有答應,抬頭,笑得輕松,“我明白你心思,我也知道總有一天會走到這種時候,但是我現在還有點亂,所以給我考慮的時間好嗎?”

    “當然?!苯嫉男σ飧?,雙眼瞇起時宛若桃花,他看不出是高興還是失落。

    但是說不失落,那肯定是騙人的。

    ……

    從餐廳回到醫院,唐洛然很快就進入工作狀態,對剛剛發生的事情竟然一點顧慮都沒有,連她自己都覺得驚訝,不過這也是好事。

    窗外的天始終蒼白,然而轉眼間就已是下班時間,夜幕降臨,撇下一抹灰黑。

    她在休息室將白大褂換下,戴上帽子跟圍巾,穿上毛呢大衣,她還特意將圍巾往上提,擋住大半張臉,才跟著下屬同事的步伐走出辦公室。

    一路上都有人在竊竊私語,但知道她在,所以一字未提有關傅子琛的事情,倒是開始感慨天氣來,“冬天果然來了呀,三天兩頭就下雪,我已經好幾天沒見到陽光了?!?br />
    “胡說,今天天氣就不錯?!閉駒諢な顆員叩哪昵峒澳幸繳牧伺乃耐?,臉上帶著寵溺的笑容。

    唐洛然站在他們身后,緩緩地下樓,若不是高跟鞋的聲音清脆,她差一點又要晃神。

    若是傅子琛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家的孩子,不知道他們還會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來不及想答案,因為她在不經意間就發現了不知道站在醫院大門口多久的傅子琛,即便遠遠站著,她還是能一眼分辨得出那就是他。

    剛剛下了雪,地上鋪了一層薄薄的白色,他穿著深藍色毛呢大衣,側身對著大樓正門口,抬頭不知在看什么,吞吐氣息時從薄唇間吐出薄霧。

    唐洛然下意識地頓住腳步,身后的人“嘖”了一聲,似乎很不滿她擋道,但并未說什么,繞開她從旁邊走過,她就定定地站著。

    不知怎么的,她竟然忍不住心里難受。

    這是傅子琛第一次等她下班,曾經夢寐以求的事,在她失憶之后才發生,怎能不心酸?

    傅子琛這是在彌補嗎?

    最終還是躲不過邁開腿繼續前進,唐洛然抓緊手提包帶,目光往旁挪移,裝作若無其事地想從他身旁經過,盡管他對誰來說都是鮮明的存在。

    可惜的是計劃并沒有成功,因為傅子琛叫住了她,“你還要往哪里走?”

    就算沒有指名道姓,她還是下意識地頓住,轉身看他。

    下一秒,她立即后悔這么做,然而傅子琛已經走到她跟前,他抬起手整理她的圍巾,替她將圍巾往上提,一邊笑言,“你怎么穿這么多,真有那么冷么?”

    他柔聲細語,眉目間都帶著溫柔,一點都不像是傅子琛。

    一瞬間,心跳慢了半拍,唐洛然往后一退,她臉頓時如同火燒一般滾燙,好在門口光線昏暗,她又在陰影處,才不至于被發現。

    “你為什么會在這里?你要跟蹤我?”她沉聲追問,又覺得心有不甘,“我根本不認識你啊?!?br />
    裝傻充愣一直是她的強項,所以傅子琛并未看出端倪,他相信她不記得了。

    因為連他自己都覺得他應得的懲罰。

    突出的喉結上下滾動兩下,傅子琛尷尬地收回手,轉而伸進毛呢大衣口袋中,他低頭,口中有薄霧吐出,“我知道你不認識我,但我認識你,以后你會慢慢想起來的,我也不勉強?!?br />
    “不過現在,能讓我送你回家嗎?”他問得小心翼翼,目光緊鎖在她俏麗臉龐上,渴望看到一絲驚喜的目光。

    可結果總是事與愿違,唐洛然愣了一下就立即往后退了兩步,轉身,側對著他,在慘淡月光下她臉上的輪廓變得更加清晰,透著絕情,“我想我沒有理由上一個陌生人的車吧?!?br />
    說罷,長腿立即邁開,傅子琛毫不猶豫地伸手想拉住她手腕,他還有話要跟她說——他很愧疚,還有他其實很愛她。

    但是來不及,不是因為唐洛然不愿意停下,而是她的手被除了傅子琛以外的人拉住了,毫無疑問,就是從大樓里追出的江瀚臣。

    他面無表情,目光帶著侵略性,舉手投足間卻又絲毫不逾越禮儀,一字一頓地提醒傅子琛,“請你不要再來找洛然了,她現在難得清靜,讓她休息不行嗎?”

    結實的肩膀猛地一震,傅子琛收回了手,不再說話,只是冷冷地瞪著他。

    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傅子琛心里的火越燒越旺,他索性低下頭,拍了拍積在肩膀上的一層薄雪,轉身回到車內,明面上看著風淡云輕,但背影里卻充滿了落寞。

    而幾乎是被半逼半就地帶走的唐洛然也還是沒能忍住心里沖動,不住轉頭看向身后,看到他低頭拍打肩膀上的積雪,旋即離開,她的心也酸得不行。

    本來她也想至少以陌生人的身份提醒他,肩膀上的積雪趕緊拍開吧……

    悻悻然地回過頭,發現江瀚臣在看她,唐洛然立即反應過來,撇撇嘴,帶著不耐煩的語氣跟他抱怨,“真不知道那個人是誰,到現在已經煩了我好幾天了,你知道嗎?”

    “我也不認識?!憊首髡蚨ǖ匭Φ?,他無視心底的一絲罪惡感,將她的手攥緊,“我送你到路邊搭車,我再回去?!?br />
    唐洛然木訥地點頭,對他的回答有些驚訝——他為什么要撒謊?

    筆趣閣 皇家贝蒂斯官网 www.gkoseo.com.cn最快更新傅少獵妻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