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皇家贝蒂斯官网 www.gkoseo.com.cn最快更新傅少獵妻最新章節。

    “不,唐恬沒有把資料藏起來?!?br />
    傅子琛聲沉如冰,“葉衡山把唐恬趕出去后,派人把唐恬的房間徹徹底底的搜查了一遍,沒有找到任何蛛絲馬跡,唐恬應該是把資料交給別人了?!?br />
    “是唐一閏?”

    洛然乍然想起這個人。

    她早就懷疑唐恬跟唐一閏是有聯系的。

    上次傅子琛布下天羅地網引唐一閏上當,唐一閏居然一點風聲都沒有。

    唐恬當時也在傅子琛身邊,她大概也能掌握到傅子琛的身體情況。

    說不定是唐恬猜出了傅子琛在裝病,告誡唐一閏不要出來。

    也唯有這個解釋是最合理的。

    “很有可能是,但還不肯定?!備底予±滟納ひ?。

    洛然看著他的臉色,沉默了下來。

    他們都沒有見過唐一閏,說再多也沒有用。

    回到家里后,洛然抱著小涵給她玩積木,這個小丫頭今晚精神奕奕的,怎么也不肯去睡覺。

    “洛然,我去接個電話?!?br />
    傅子琛在旁邊陪了她們一會兒,忽地,被隨手放在桌面上的手機響起來。

    洛然看了眼,是葉銘打過來的,應該是找到了什么線索。

    “你在這里接吧,我抱小涵回房間。已經十一點了,她該睡覺了?!?br />
    洛然說著,低頭看著懷里的小丫頭。

    她睜著一雙水晶般的大眼睛看著媽媽,小臉蛋又白又嫩,像是豆腐。

    “哇哇?!?br />
    小涵伸手扯著洛然的頭發,纖長得像是洋娃娃般的眼睫毛上下扇動,懵懂的看著她。

    “跟媽媽去睡覺,不要打擾爸爸工作了?!?br />
    洛然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懲罰她這么晚還不去睡覺。

    簡單的收拾好東西后,她抱著小涵上樓。

    “有什么事?”

    剛踏上樓梯,她聽見了傅子琛低冷清寡的嗓音。

    “……沿著線索繼續調查,找人看著唐恬,有進展再跟我說?!備底予〉幕案紗嗬?。

    剛說完,他就掛了電話,轉而把注意力放在了手機上。

    可能是葉銘給他發送了什么資料,估計他還要忙一陣子。

    洛然收回視線,抱著小涵回到房間里。

    小涵嗚嗚哇哇的吵著大半個小時終于睡著,洛然也累了,打算回到房間里洗澡。

    “子琛去哪里了?”

    中途,她從樓梯口經過,發現傅子琛已經不在大廳里了。

    她帶著疑惑往房間的方向走出,意外的發現前方的書房里透出了燈光。

    原來傅子琛去到了書房里。

    洛然放輕了腳步,免得打擾他。

    梳洗完畢后,她吹著頭發,等到傅子琛回到房間里后,特意關注了一下他的神色,見他無恙才安心。

    傅子琛要是太累了,容易頭痛。

    休息了一晚,洛然回到了診所里,又開始了忙碌的工作。

    接下來的幾天也沒有特別的事情發生,葉少奶那邊沒有找她,她也沒有去找唐恬,葉家似乎跟她沒有關系了。

    但是,唐恬是不是就此罷休的!

    她清楚唐恬的性格。

    “唐醫生,李老夫人派人過來接我們了?!?br />
    快要到下班時間,助理容心過來敲她的門。

    “李老夫人在我們的診所里休養了幾個月,身體基本康復了。她出院后,特意請我們去吃飯,真是太好人了,護士們都在外面等著你?!?br />
    容心笑嘻嘻的幫她收拾,迫不及待的去赴宴,“聽說,李老太太在鳳凰居包了房間,鳳凰居的東西最好吃了?!?br />
    “那你們先過去吧,我等會開車跟上你們?!?br />
    洛然看了眼桌面上的幾份病歷,她要把東西整理好才能走。

    容心一心想著美食,交代了幾句就走了。

    等到六點半,洛然終于把病歷處理好,抬頭一看,意外地發現窗外的天色都沉黑下來了,似乎要下大雨。

    她走到窗戶前,吹著涼風給葉揚打了個電話,但是,接聽的人卻不是葉揚。

    “唐醫生,你怎么又打電話過來了?總經理說了,他暫時不想見你?!?br />
    說話的人是葉揚的女秘書。

    她這幾天都在給葉揚打電話,葉揚一次都沒有接聽過,全都交給了秘書。

    “葉二少什么時候才有空?”洛然問道。

    她只是想把唐恬的事告訴葉揚,葉揚為什么要避開她的電話?

    難道葉揚已經察覺到了端倪,卻抗拒真相的到來嗎?

    “唐醫生,總經理最近的公事不忙,但是他不想接你的電話,這樣說你明白嗎?”

    秘書被她接二連三的電話耗盡了耐心,語氣不太好。

    “……”洛然沉默了一陣,“好的,打擾了?!?br />
    她掛斷通話,望著天空上厚重的烏云,依稀能聽見雷鳴的轟鳴聲。

    葉揚果然是故意避開她的。

    葉老太太被迫離開京城,葉揚多半是察覺到葉家內部的爭斗了。

    意識到時間不早了,洛然收拾到東西開車去鳳凰居。

    剛到半途,天空上就下起了大雨,幸好她已經來到了鳳凰居附近,避開了車龍,趕在七點鐘前抵達。

    “唐醫生,你終于過來了,我們都快要餓死了?!?br />
    洛然過來時,一個坐得比較近的小護士揉著小腹,可憐兮兮的看著她。

    “今晚的主角是唐醫生。唐醫生沒有過來,我們哪好意思點餐?”旁邊的人趕緊撞了她一把。

    小護士意識到自己的錯誤,訕訕的跟洛然賠笑。

    “既然唐醫生過來了,我們點餐吧?!?br />
    坐在靠里面的李老夫人出來打圓場,眾人馬上附和。

    洛然并沒有要怪責的意思,落座后,跟眾人聊了起來。

    她們吃到將近十點半才離開,走到鳳凰居外面一看,馬路山全是積水,幾乎要沒過腳背了!

    李老夫人看見雨勢這么多大,豪爽的要了幾間房間,勸眾人今晚在這里休息。

    “孩子還在等著我回家,我先走了?!?br />
    洛然拒絕了李老夫人,冒著雨上了車子。這么大的雨勢,她必須小心翼翼的開車。

    在路上遇見幾條車龍,一路走走停停的,等到十一點的時候,洛然才把車子拐進了小道。

    穿過這條小道,再往前一個路口,她就能回家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暗影貿然從旁邊躥出來,快得就像是蟄伏中的獵豹,幾乎撞上了她的車子。

    哧——

    洛然本能把車子剎住,以為是哪個路過的閑人。

    “把車子打開,后面有人在追著我。你幫我了這回,我不會虧待你!”

    本以為這個閑人會馬上離開,卻不料對方迅速走到了駕駛座的車窗旁。

    雨水把這人的臉給打濕,露出了他上翹的眼睛,黑色的瞳孔中載滿了殺意!

    洛然看著他的眼睛,一陣頭皮發麻。

    盡管,傅子琛生氣的樣子也很恐怖,但傅子琛畢竟是豪門大少爺,他身上帶著一股與生俱來的貴氣,哪怕是再生氣,他也高貴得像是一只傲慢的雄獅,一個睥睨就讓人臣服。

    但眼前的男子不同,他眼里的殺意是真真切切的殺意,帶著血腥與暴戾!他就是山林里的野豹子,天生就是一個狩獵家。

    “女人,開門!傻愣著干什么?”男人暴怒的砸打在車窗上,眼神駭人。

    洛然猛地回神,思緒空白的打開了門。

    不行,她不能開門!洛然忽又換了臉色,轉手想把門關上。

    “讓開!”

    然而門外的人比她更快,閃電般打開車門,一個利落的起身,他坐到了洛然的大腿上。

    “你是誰?”

    洛然身上還扣著安全帶,加上這個男人的體重,她根本無法挪動,小臉青了些。

    她真沒想到這男人這么粗魯,他這是搶車!

    “剛才沒看清楚,你長得挺漂亮的?!?br />
    男人扭頭看她,飽滿的唇勾起了邪魅的笑。

    他往旁邊挪過去一點,濕透了的肩膀搭在了洛然腰間,肆意的磨蹭起來。

    “把你的手拿來?!?br />
    洛然被困在車椅上,沒辦法避開他,氣紅了臉。

    這個男人渾身濕透了,蹭在身上,把她的衣服也給弄濕了。這種情況下,她能感覺到這個男人手臂上的肌肉,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除了傅子琛之外,她沒有跟任何男人有過這么親密的接觸,包括江翰臣也沒有。

    她好歹也是唐家的大小姐,受了這男人的簡單粗暴。

    “我在找控制桿,你以為我在摸你?”

    男人就貼在她身旁,說話時,雄厚而陌生的氣息都噴上在她臉上。

    洛然不習慣這種氣息,卻無處躲藏,這種感覺非常難受。

    就好像她明明不喜歡濃烈的黑咖啡,卻逼著喝下去。

    “不過話說回來,你的身材也挺不錯。過了今晚后,你不如當我女人?”男人看著她,眼里激起了男性的欲望。

    但他這種欲望只是純粹想占有一個女人,跟愛情無關。

    這樣的眼神,大不多數女性都不能接受。

    “我沒興趣,麻煩你下車?!?br />
    洛然冷下了臉。

    定睛一看,她發現這個男人臉上沾著好幾處漆黑的東西,像是用泥巴抹在了臉上,連本來的樣子都看不清楚。

    但是,從輪廓上看起來,這個男人的長相不會太差。

    “興趣?”

    男人揚起了唇,斜眸凝視著她,“我辦事從來都不會征詢任何人的興趣,我喜歡就行了?!?br />
    他這話霸道得讓人毛骨悚然。

    “你——”

    洛然剛想說,車子被猝然被啟動,她一下子撞到了這個男人身上,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他受傷了?

    “坐穩了!”

    男人饒過她,握著方向盤,車子迅速后退。

    幾乎是同一時間,小道一旁沖出了好幾個拿著砍刀的人,他們發現了洛然的車子,趕緊追過來。

    “冷蕭,你別跑了!”

    筆趣閣 皇家贝蒂斯官网 www.gkoseo.com.cn最快更新傅少獵妻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