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皇家贝蒂斯官网 www.gkoseo.com.cn最快更新傅少獵妻最新章節。

    “傅總,你這是什么意思?”

    段秀提起了心弦。她已經跟傅子琛道歉了,傅子琛為什么不接受了。

    “夫人,唐小姐過來了?!?br />
    正當疑惑之際,段秀聽見了門口那兒想起了老趙的聲音,她望過去,看見老趙站在了房門口,洛然一臉清冷的站在門外,瑩黑的水眸平靜的看著她。

    “你是故意的?”

    看見洛然的瞬間,段秀大驚的望向坐在椅子上宛如帝王的男子,傅子琛是故意算計她道歉兩遍的!

    真是可惡,她從小到頭,什么時候這么低聲下氣的道歉過了?要不是媽媽在旁邊看著,她壓根就沒打算理會傅子琛。

    “秀兒,注意你的語氣?!?br />
    段蘭掃了眼段秀,又望向了房門口,眼里不留痕跡的露出了一絲異樣,但她很快又收斂下來,對著老趙說道。

    “老趙,請唐小姐進來?!?br />
    “好的,夫人?!?br />
    老趙聞言,測過身子讓洛然進來。

    一腳踏進房間里,洛然就發現了氣氛不太對勁,傅子琛像是主人般坐著,段蘭和段秀卻只能站在一旁,而且,段秀看著她的眼神,好像撲過來扇她耳光似的。

    看來,在她沒有過來的時候,這兒發生了一些事。

    “唐小姐,請坐?!?br />
    老趙把她帶到了傅子琛身邊,見段蘭沒有其他吩咐,老趙又出去了。

    “秀兒,忘了我剛才跟你說的話了?”

    段蘭目光微冷的斜眼看著段秀。

    這次的受害者是洛然,當事人已經過來了,段秀該正面道歉。

    “對不起?!?br />
    聽見段蘭的話,段秀憤恨的低著頭,披散的頭發擋住了她猙獰的臉。

    這是她今天之內,第二次道歉。

    在幾分鐘之前,唐洛然故意來到了陽臺上找她,緊接著,傅子琛就過來了,這些把戲肯定是唐洛然故意安排的。

    段蘭沒有看見段秀的表情,聽她認錯的語氣還不錯,段蘭看向了傅子琛和洛然。

    “秀兒這次的確做得太過分了,對于唐小姐的損失,我會做出合理的賠償,并且澄清外界對唐小姐的誤會?!?br />
    洛然聽著段蘭的話,有些意外的望向傅子琛。

    聽段蘭的口吻,她已經知道了段秀做過的事,這些都是傅子琛做的吧?

    “既然段夫人親口承諾,傅某就等著了?!備底予〈由撤⑸險酒鶘?,俊臉冷淡,“時間不早了,傅某不打擾段夫人了?!?br />
    他說著,找洛然伸出了手,寬厚的大手充滿了安全感。

    洛然牽著他的手站起身,柔軟的掌心抵著他干燥的掌心,輕易被包裹著。

    和段蘭打了聲招呼后,洛然跟著傅子琛離開了中央酒店。她已經讓李律師先一步回去了,只能坐著傅子琛的車子離開。

    “子琛,你是什么時候知道這些事是段秀做的?”

    洛然坐在副駕座上,看著傅子琛問道。

    她一開始只是懷疑段秀,直到聽見段秀在聊電話才有了肯定的答案。

    可是傅子琛不是在公司的嗎,他是從哪里知道主謀是段秀?

    “我讓葉銘看著?!?br />
    傅子琛風輕云淡的說著,“只是幾個鼠輩,稍微有點耐心,他們就忍不住了?!?br />
    “你是早有準備?!甭迦揮興煳虻牡懔說閫?,恐怕在她的手機被耗子拿走的時候,傅子琛就已經在暗中安排了。

    她很快回到了診所里,鄭小穎告訴她,那些警察都已經走了,拿走了幾盒藥回去化驗,還不知道結果怎么樣。

    剛到下午,護士接到了一通電話,激動的走進了洛然的辦公室里。

    “唐醫生,剛才警察局打電話過來,說是查清楚了!我們沒有買假藥,是有人故意要陷害我們的,警察正在想辦法把那個造謠者抓住?!?br />
    “這個人太可惡了,差點就毀掉了我們的聲譽?!?br />
    路過的護士也圍了過來,嘰嘰喳喳的討論著。

    洛然讓她們先出去,打開網站搜素今早的新聞,已經找不到關于她的報道了。

    警察把她帶走的時候,有好幾記者跑了過來,這些事都是段秀安排的,如果不是傅子琛早就安排好,事情沒這么容易平息。

    今天診所里沒有病人,洛然正好動員護士們大掃除,到了下午五點多才能下班。

    剛坐上車子,她的手機就響了,是一組陌生的號碼。

    “喂?”

    洛然接了電話,順手把車門關上。

    “唐醫生,你還記得我嗎?我是上次把你的手機拿走的那個人,我不是故意的,是段秀讓我這樣做的,我不是主謀,你能不能放過我?”

    電話另一端的聲音很急,不停的在喘氣,洛然勉強能聽見是一個男人的聲音。

    上次拿走她手機的人,是耗子嗎?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甭迦煌蛄撕笫泳?,鏡子上倒影著她的漠然。

    耗子無緣無故打電話給她,讓她放過他,這不是很奇怪嗎?

    “唐醫生,我知錯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段秀讓我這樣做的。冤有頭債有主,你應該去找她算賬!如果你需要證據的話,我可以跟你提供的?!?br />
    耗子說到這里,洛然已經想把電話給掛斷了。

    耗子為了自保,真是不折手段。

    “不好意思,我還有事情要忙?!甭迦凰低?,把電話給掛了,轉手撥通了傅子琛的電話。

    “嘟嘟……怎么了?”

    傅子琛很快就接了,低沉的嗓音落在了鼓膜上。

    “子琛,你還在公司?”洛然看了眼天色,還很早。

    “還有個會議,葉銘過去接一航了?!?br />
    傅子琛說話時,她聽見了腳步聲,應該是傅子琛在走動。

    考慮到他可能不方便接電話,洛然直入主題的問道,“子琛,段秀小姐的朋友打電話給我,讓我放過他,是不是你做的?”

    除了傅子琛,還能誰?

    “恩?!備底予∫膊環袢?,“他還有力氣求饒?!?br />
    洛然聽出了他語氣中的微涼,抿了抿唇,沒有管耗子的事。

    “我今天提前下班,先去超市里買些食材?!甭迦懷犢嘶疤?。

    “好,我盡快回來?!備底予∏嶁?。

    洛然也揚起唇,掛了電話后出發去超市。

    診所被段秀黑了一番,及時警察出面解釋,這幾天的病人還是不多,洛然也不急,當做是休息。

    診所開業以后,所有人都很忙,幾乎沒有多余的休息時間,適當放松一下也是好的。

    “容心,今天沒有病人了,我先回去,有事給我電話?!?br />
    洛然看完了今天最后一個病人,拿起包包,和容心說了一句就下班了。

    回到家里才三點多,小涵還在嬰兒床上呼呼大睡,不時嘟起小嘴不知道是夢見了什么好吃的東西。

    洛然湊到床邊,伸出纖細的手指摸了摸她的小臉蛋。

    小涵“唔”了一聲別過臉,接著睡覺。

    “小懶豬?!?br />
    洛然輕柔的幫她把被子蓋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打開抽屜想整理文件,卻看見了冷蕭上次給她的信封,里面裝著三個小混混和段家合作的內幕。

    “要不要告訴段夫人?”

    洛然把信封拿出來,一頁一頁的翻看著。

    她只是一個外人,貿貿然把這些東西交給段蘭,也不知道段蘭會有什么反應。

    換個角度來思考,這些東西也不能一直留在她這里,段蘭有權知道當年的事。

    “夫人,你回來了?”

    保姆忽然來到了她的房間里,把洛然的思考打斷。

    回到望過去,保姆手里提著好幾袋東西,說是鄰居家給他們送來了一些從新鮮采摘回來的蔬菜,想讓洛然去看看。

    “好的,我現在過來?!?br />
    洛然衡量一番,把信封放回了抽屜里,和保姆去到了樓下,把蔬菜洗干凈,作成了沙拉。

    正好小涵醒過來了,坐在洛然的大腿上張開小嘴吃著沙拉,弄得滿嘴都系。

    “看你弄得臟兮兮的?!?br />
    洛然拿來紙巾給她擦干凈,又捏了捏她的小臉。

    小涵只顧著吃,沒有反抗洛然的舉動。

    “夫人,我去樓上剛好聽見你的手機響了?!北D紡米攀只?。

    洛然意外抬頭,跟保姆說了聲謝謝,接過手機就看見了段炎的備注。

    段炎怎么打電話給她了?帶著疑惑,洛然接了電話,“段少爺,你有什么事嗎?”

    她回來京城后,幾乎沒有和段炎聯系過。

    “唐醫生,我今天剛過來京城,方便見一面嗎?”隔著手機,段炎溫潤的嗓音含著如朝陽般的笑,不由聯想起他的笑容。

    “哇!”

    洛然還沒有回話,懷里的小丫頭興奮的站起身,揮舞著小手要把她的手機拿走。

    “寶寶也想和叔叔聊電話嗎?”

    洛然扶著小涵。

    小涵在坐在她的懷里,應該是聽見了段炎的聲音。過了這么久,小涵還記得段炎。

    看見小涵這么積極的小模樣,洛然也只好答應了段炎。

    不過,現在已經是四點多了,她等會要去接小一航放學,要等到明天才有空。

    “唐醫生,那我們明天早上十點見面,可以嗎?如果不行的話,可以再換時間?!倍窩姿檔?。

    “段少爺,我處理好工作再打電話給你吧?!甭迦徊荒鼙Vっ魈烀揮脅∪?,只能給出一個模棱兩可的回復。

    段炎好脾氣的答應了。

    掛了電話后,洛然回到了房間里,把信封拿出來,想了想,放進包包里,打算明天交給段炎。

    筆趣閣 皇家贝蒂斯官网 www.gkoseo.com.cn最快更新傅少獵妻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