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皇家贝蒂斯官网 www.gkoseo.com.cn最快更新傅少獵妻最新章節。

    和護士回到了診所后,她打了一個電話給交通局,詢問上次的事情。

    “傅夫人,我們已經電話通知了車主,但車主說他人在外地,我們也查過了車子的記錄,的確是外出了,目前還沒有回來?!憊ぷ魅嗽彼檔?。

    “除了他之外,還有其他人使用過車子嗎?”

    洛然走到了窗戶前,密集的雨水濺落在玻璃窗戶上,遮擋住了視線,只能勉強看見灰蒙的天空,厚重的烏云還在翻騰著,這場雨估計還會下一段時間。

    “車主說他曾經把車子借給朋友用過,傅夫人,需要和車主的朋友聯系嗎?”

    手機里傳來了工作人員的話,洛然眨眼了一下,垂眸看著一道雨水從玻璃窗上滑過,形成了一道蜿蜒的痕跡。

    她想了想,“不用再通知車主了,你把他們的資料給我吧?!?br />
    “好的,傅夫人,我馬上整理好,發送到你的郵箱里?!鋇緇襖錆蕓齏戳嘶馗?。

    “好的,麻煩了?!?br />
    洛然放下手機,處理了一些事情后,點開郵箱看見了一封新的郵件,里面詳細的記錄著車主兩人的資料,看上去很普通,都是在京城的上班一族。

    “兼職攝影師?”

    洛然滑動鼠標,把頁面往下拉去,意外的看見車主的朋友在業余時間都會去當攝影師。

    攝影師和記者一樣,都會使用各種拍攝工具,這個人的攝影師身份恐怕沒這么簡單。

    她把資料保存下來,發送到傅子琛的郵箱里,把今天遇到的時間都跟他說了。

    “子琛,我覺得偷拍我的人和在地鐵站遇上的是同一個人?!?br />
    洛然一手拿著手機,一邊翻看著電腦上的資料,試圖找出更多的證據。

    這個人如果只是想偷拍她拿去當新聞,為什么要在地鐵站里偷襲她,這說不過來。

    “我這幾天送你去診所上班,下班也要跟我說一聲?!?br />
    傅子琛低沉且富有磁性的聲音透過的話筒,貼在了鼓膜上,撫平了她心里的不安。

    對方的目的還不清楚,眼下只有這個辦法。

    還有其他事情要做,洛然先把通話掛斷了,手機里傳來冰冷的電流聲。

    傅子琛放下手機,電腦屏幕上的亮光折射在他五官立體的俊臉上,眼里流動著暗涌。

    “洛然找你有什么事?”

    坐在對面的陸梓豪站起身,用雙手撐在桌面上,扭頭看著傅子琛的電腦屏幕,郵件上附帶著兩個陌生男人的照片,下面寫著他們都是正當職業者,表面看上去沒什么好懷疑的。

    “你是不是想到了段之文?”

    陸梓豪扭頭看著傅子琛。

    “不會是他?!備底予〉ナ殖旁諞巫由?,筆挺的黑西裝裹著他的手,內里露出了一小節白色的襯衫,手腕上佩戴者一只銀亮的手表。

    他壓了壓眼簾,審視著郵件里的資料,“我把段之文的資料交給了段夫人,段之文最近沒有這么多時間搞這些小動作?!?br />
    “你說得也對?!甭借骱纜雜興嫉牡閫?,“段夫人也不是一般的人物,加上段之川也在安城看著段之文,如果段之文在這種情況還有本事搞小動作,那他真是一個高人?!?br />
    陸梓豪撇了撇嘴,重新坐回了椅子上,吊兒郎當的拿來一只鋼筆在玩手里玩,“子琛,我看見你最近還是多抽一些時間陪著洛然,最近這段時間比較亂啊?!?br />
    陸梓豪說著,望向了傅子琛身后的玻璃窗,正好看見厚重的烏云里閃過了一道齒白的雷光,把天空瞬間照亮,緊接著,外面傳來震耳的轟鳴聲,就連辦公室里的隔音玻璃都抵擋不住。

    “這雷真牛逼?!甭借骱來盜爍鏨謐?,重新望向傅子琛那邊,卻看見他專注的處理著電腦上的文件,被梳起來的劉海露出了剛毅的額頭,讓他看起來更加威嚴。

    “子琛,你有沒有聽見我說話?”陸梓豪一臉不滿的用鋼筆敲了敲桌面。

    “聽見了?!?br />
    傅子琛頭也不回的應了句,伸出雙手在鍵盤上飛快的敲打著,鍵盤清脆的響聲聽得陸梓豪頓時沒興趣了。

    “我先回去了,你繼續跟你的文件相愛相殺,我要去看看京城有什么好玩的?!甭借骱浪植宕?,哼著小曲往門口走去。忽然,他把眉一跳,回頭望向傅子琛。

    “子琛,傅老爺子讓我跟你說,有空就回去江城看看你媽,她在床上躺了大半個月了,雖然她是裝的,但也裝的很不錯?!甭借骱浪柿慫拭紀?。

    辦公桌后的男人沒有抬頭,視線仍舊停留在電腦上,“恩,我會安排?!?br />
    陸梓豪聞言,聳了一下肩膀就走了。反正傅子琛回答了他,就等于聽見了,他也不可能把傅子琛押回去。

    這場雨下了整個下午,到了晚上也沒有停止。

    洛然拿著包來到了停車場,和護士們道別后,獨自往車子的方向走過去,高跟鞋的聲音回蕩在空蕩的停車場里,頭頂也只是亮了幾盞燈,弄得四周有點兒昏暗,依稀還能聽見外面傳來的雨水聲。

    洛然拿出車鑰,正要把車門打開時,不經意的望向了漆黑的車窗,毫無防備的瞧見了身后不遠處的車子后面有一道延伸出來的影子,蹲在了角落里。

    “什么人?”

    洛然不由自主的脫口而出,轉身望向了角落那邊,卻發現那里一個人都沒有。

    難道是錯覺了?洛然蹙著眉頭,視線移到了停車場的另一邊,看見容心和幾個護士在那邊聊著,等著容心開車送她們回去。

    還有人在停車場里,應該不會發生意外。

    洛然心思微動,打開車門坐進去,隔著車窗再次望向了角落那邊,仍舊看不見可疑的人物。

    她開車回到了家里,這幾天都頗為謹慎,上下班都有傅子琛接送,還安排了保鏢在身旁看著。

    洛然考慮到保鏢太顯眼了,也許會造成了病人的不安,就讓保鏢們在診所附近的咖啡廳里看著,有需要再叫他們。

    就這樣過了一個星期,她沒有再看見偷拍她的人,也不知道那些人是不是知難而退了。

    “唐醫生,外面有人找你?!?br />
    護士敲響了她的門。

    洛然從電腦上抬起頭,只看見護士一個人站在了門口。

    也許是看見了她的疑惑,護士側過身子,指向了診所外面,“唐醫生,是那位趙先生找你,他在外面的咖啡館里等著?!?br />
    “好的,我先過去,有什么事情打電話給我?!?br />
    洛然拿走了手機,按照護士的話,來到了咖啡館里。

    今天的咖啡館很安靜,洛然環視一圈,在角落的位置里看見了三個身材健壯的男人,這些人看見她,主動點頭打招呼,都是傅子琛安排過來的保鏢。

    老趙就坐在了靠近玻璃墻的位置,桌面上已經放著一杯熱咖啡,老趙淺抿一口,看著窗外的風景,沒有發現她已經過來了。

    “趙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嗎?”

    洛然迎面走過去,高跟鞋在木質的地板上踩出了有節奏的響聲,引起了老趙的注意。

    老趙趕緊方放下了咖啡杯,朝她站起身,臉上劃過了一絲惶恐,“小姐,你叫我老趙就可以了?!?br />
    “好的?!?br />
    洛然看了眼老趙的臉色,也不想為了稱呼上的問題跟老趙爭論。

    她坐在了老趙對面,余光看見老趙的手旁放著一疊白色的文件,空白的那一頁正好朝上,看不出這是什么文件。

    “小姐,這是夫人讓我交給你的?!?br />
    老趙發現了她的視線,主動把文件交出來,“小姐,你雖然和傅總結婚了,但段家屬于你的股權以及物業都應該轉到你名下。先生和夫人最近都在處理著家里的事,為了避免會把賬單弄亂,夫人就讓律師先把小姐的文件整理出來?!?br />
    老趙把文件翻到了最后一頁,這里有一處空白的地方,“小姐,你確認文件沒有需要添加或者修改的地方,在這里簽一個名就可以了。律師稍后會把文件整理好,再交到小姐手里?!?br />
    “老趙,我等會還有回診所,這份文件我看完了,再拿給你?!?br />
    洛然把文件收好,抬眼望向老趙,露出了深思的表情,“老趙,沈小姐出院了嗎?”

    “云小姐還在醫院里觀察,不過秀小姐出院了,夫人讓她搬回了別墅里,一來是方便照顧秀小姐,二來是防止二爺又會利用秀小姐?!崩險運檔勒飫?,蹙起了眉頭,眼角處的皺紋很深,“上次小涵小姐被帶走,也是二爺的安排,但現在還不清楚二爺的用意是什么?!?br />
    老趙說到這里,服務員過來給洛然遞上了一杯水。

    洛然把水杯拿走,五指觸碰在微涼的杯壁上?!襖險?,你知道沈小姐之前和段之文先生有過聯系嗎?”

    “這不可能?!?br />
    她剛說完,老趙就蹙緊了眉頭,“小姐可能不知道,二爺是前段時間才過來京城的,云小姐也是剛回國不久,他們怎么會有聯系?”

    “但我在沈小姐的手機里看見了段之文先生的手機號碼,他們很可能在沈小姐回到段家之前就有了聯系。沈小姐還在醫院里觀察,我不方便過去查看她的手機?!甭迦揮幼爬險緣木?。

    老趙被洛然看得一愣,“小姐,這件事我要跟夫人匯報,讓夫人來處理。夫人的確一早就知道了云小姐的DNA是不吻合的,也猜到了幕后的黑手是二爺,但不知道二爺和云小姐是什么時候開始聯系?!?br />
    “好?!?br />
    洛然抿下唇,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微涼的白開水讓思緒平緩了些。

    最近發生了很多事情,她已經覺得腦袋有些隱隱作痛了。

    筆趣閣 皇家贝蒂斯官网 www.gkoseo.com.cn最快更新傅少獵妻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