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皇家贝蒂斯官网 www.gkoseo.com.cn最快更新傅少獵妻最新章節。

    “沒看什么?!?br />
    洛然隨即收回視線,拉著傅子琛往別處走去,盡快遠離那些可疑的聲音。

    半山有許多隱蔽的地方,偶爾發生這些事情也不奇怪。

    “洛然,你是不是看見了?”

    走出了一段距離后,傅子琛突地停下腳步,把她摟進了懷里。

    洛然是始料不及,迎頭撞了過去,趴在了傅子琛的臂彎里,聽見了他強而有力的心跳聲。

    回想起剛才在涼亭看見的畫面,她惱羞的往傅子琛腰上掐了把,“你故意的!”

    這個地方是傅子琛帶她過來的,他肯定早就知道了會有這些事發生,說不定傅子琛就是故意給她暗示的。

    “我不舍得?!?br />
    傅子琛抱著洛然,瞇眼了四周一圈,哪怕是入夜了,這里仍舊很空曠,做什么都會被看見,他怎么可能會讓自己的女人在這種環境?

    傅子琛沉下臉色,往洛然的發絲上親了口,“回家吧?!?br />
    “你真是不故意的?”洛然推了他一下。

    “我回家證明給你看?!?br />
    傅子琛翹起唇,牽著她回到了車子上,給她系安全帶的時候,傅子琛冷不丁的吻上她的唇。

    洛然嘗到了他的唇瓣上殘留著酒精的味道,熏得她有點而醉意。正想往傅子琛懷里湊過去,他卻起身離開,邪肆的盯著她,“洛然,不要心急,回家再說?!?br />
    “你快出去!”

    洛然被他逗得紅了臉,抬手把他給推出車廂,花了些時間才把心跳壓制下來。

    為什么每次都會被傅子琛弄得招架不???洛然捂著微燙的臉,一臉懊惱。

    回到家里后,她還沒把鞋子脫掉,小涵就扭著小屁股跑過來,“么么,寶寶的新衣衣?!?br />
    小丫頭光著小腳丫走到她面前,笨拙的拉著身上黛藍的連身褲,上面還印著許多金黃色的星星圖案,看起來就像是小小的宇航員。

    “給媽媽看看,寶寶的衣服怎么這么大?”

    洛然蹲下身,把小涵轉過了來,褲腳那兒都就快要遮住小涵的腳丫子了,袖子那兒也很長,小涵穿著就想是偷穿了哥哥的衣服。

    “寶寶的個子長得快,買大一點剛好?!?br />
    傅子琛一臉滿意的把女兒抱走,又親了一口,“寶寶喜歡爸爸買的衣服?”

    小涵沒有回答他,伸出小手攀著傅子琛的肩膀,“吧嗒”的親了一口,把傅子琛哄得止不住笑意。

    洛然有些理解不了這兩父女的口味,換好衣服就去洗澡了。

    她躺在床上,和段蘭在微信里聊天,了解安城那邊的情況。

    段蘭和段之文都在安城,還要過一段時間才回來。

    “洛然,子琛的公司是不是被惡意攻擊了?”段蘭問她。

    “對?!甭迦話嚴晗傅那榭齦嫠吡慫?,段蘭讓傅子琛小心應付,看見時間不早了,段蘭沒有再跟她聊下去,讓她早點兒睡。

    “十點半了?!?br />
    洛然看了一下時間,又望向房門那邊,還是沒有看見傅子琛進來,估計又在陪著兩個孩子。

    她不等傅子琛,蓋上被子先休息,睡到了六點多就起來,收拾好就去了診所值班,中午給江翰臣打了個電話了解段秀的情況。

    一連好幾天,段秀那邊都沒有新的進展,顧教授每天都在嘗試著用各種方法給段秀解毒。

    到了下個星期一,她剛巡視完病房回來,護士就告訴她,她放在辦公室里的手機響了。

    洛然回去看見了是江翰臣的電話,隨即接聽了,“翰臣,是不是段秀小姐那邊有了新的進展?”

    她剛說完,手機另一端陷入了寂靜,隨后才傳來了江翰臣低啞的聲音,“洛然,段秀小姐還沒有醒過來?!?br />
    同樣的話,他已經重復過很多遍了,和洛然之間的話題除了段秀,就沒有其他了。

    江翰臣壓著心里的酸痛,“洛然,剛才段秀小姐的父母來到了醫院,他們不讓顧教授給段秀小姐治病?!?br />
    “他們怎么會過來?”

    洛然蹙下眉,自從上次見過了段昌他們后,已經許久沒有聽見和他們有關的消息了。

    “不清楚,他們是忽然過來的,還要求把段秀小姐帶走。我給段少爺打了電話,但沒有人接聽?!?br />
    江翰臣沉下了語氣,“我問過了段家的保姆,她說段先生和段少爺今天有事出去,最快也要今晚才能回來,我想段秀小姐的父母是看準了今天的機會才過來的?!?br />
    “他們現在怎么樣了?”

    洛然單手環著小腹,不排除江翰臣的推測。

    段秀的父母就是故意阻止段秀直接治療的,他們不想讓段秀把所有事情說出來。

    “保安在攔著他們,但他們都是段秀小姐的家屬,不能趕出去?!苯渤妓檔?。

    洛然把桌面上的行程表翻開,她下午還有兩個病人。

    詢問過鄭小穎的意思后,她讓鄭小穎幫忙值班,隨即去到了機場趕往安城。

    等她來到段秀所在醫院,已經是兩個小時之后了。

    “你們憑什么把我女兒關在里面?這是我的女兒,我要把她帶走,有什么不對的嗎?”

    洛然從電梯里出來,隨即就聽見了一把憤怒的女聲。

    她望過去就看見了走廊前方站著幾個穿著保安服的男人,還有幾個穿著白色衣服的護士。

    段母就站在了人群中間,環手怒視著江翰臣,段昌也旁邊凝視著。

    走廊上的氣氛不太好,想來段昌兩夫妻已經鬧了很久了,弄得大家都不好受。

    “病人既然在醫院,醫院就得為病人負責。要是病人出事了,哪怕兩位是家屬,也有謀殺的嫌疑?!?br />
    江翰臣俊秀的臉上沒有了表情,少有的用上了威脅的語氣。

    江翰臣穿著熨燙筆直的白大褂,內里是白色的襯衫和黑色的西裝褲,冷臉站在隔離病房前。

    段昌兩夫妻聞言,臉上一陣發白,“但是你們……”

    洛然見他們還想掙扎,邁步往人群走過去,身旁幾個護士看見她,隨即給她讓路。

    “大小姐,你怎么過來了?”

    護士的反應引起了段昌的注意,他回頭看見是洛然,驚得臉的肉都在發抖。

    “昌叔,我聽說醫院出了點事,特意過來看一下的?!?br />
    洛然走到了江翰臣身旁就收住腳步,往段昌兩夫妻身上掃視了一圈,最終看著段母,問道。

    “昌姨,我剛才聽見你想讓段秀出院?”

    “我……”

    段母身子一抖,幾乎不敢看洛然。

    她上次以為洛然是小偷,跟洛然拉扯了一番,后來知道洛然是段家大小姐后,她嚇得好幾天都不敢睡覺。

    段母惶恐的打量向洛然,她剛從京城趕過來,穿著一身簡單的衣服,但衣服的料子都是頂級的,一看就知道是牌子貨。

    她忐忑不安的收回視線,往段昌那邊撞了一下,讓段昌來說,她實在不敢在和洛然說話看了。

    段昌感覺到妻子的小動作,硬是對著洛然扯出了一道笑容。

    “大小姐,我們的確是過來接秀兒的,我之前出差的時候認識了一個醫生,我想他應該有辦法幫秀兒解毒,總好過讓秀兒一直留在醫院里受苦?!?br />
    “什么醫生?”

    洛然抬起眼簾,細心的留意到了段昌的表情很不自然,十有八九是在騙她的。

    洛然望向江翰臣那邊。

    江翰臣和她點了點頭,同樣在懷疑段昌在說謊,所以,絕對不能讓段昌把段秀帶走。

    洛然明白江翰臣的意思,不動聲色的收回視線,重新看著段昌。

    “昌叔,我已經幫段秀找了頂級的醫生過來,如果你那位醫生朋友愿意幫忙的話,你可以讓他過來,醫院里的設備隨便他使用?!?br />
    洛然的話音不重,卻讓段昌聽得心頭顫抖,額頭上都冒出冷汗。

    原本只要把段秀帶走就好了,誰知道這些醫生非要攔著他!

    段昌狠狠的瞪向了江翰臣,認定了是江翰臣把洛然給叫過來的,弄得他更加沒有辦法把段秀帶走。

    感覺到洛然在看著他,段昌隨即把視線收回來,擺出了一副為難的模樣,“大小姐,我的醫生朋友不是在安城,要他過來太麻煩了?!?br />
    “有什么麻煩的?難道昌叔不想讓段秀早點康復過來?”

    洛然說著,坐到了旁邊的椅子坐下,疑惑的看著段昌。

    段昌被她的動作弄得更加慌,也不知道洛然是不是故意的,她剛好坐在了隔離病房的對面,這樣一來,他根本無法過去把段秀給帶走了。

    “你們在這里看著,我去幫顧教授?!?br />
    江翰臣和洛然對視一眼,扭頭和保安交代幾句,把這里交給洛然處理。

    “等著!”

    然而,江翰臣還沒有轉過身,段昌就一臉匆忙的喊著他,瞪得大大的眼角里全是恐慌。

    “昌叔,有什么問題嗎?”洛然打量著他的表情,心思微動,“江醫生是權威的醫生,有他幫忙,段秀一定會醒過來的?!?br />
    說著,洛然又看了江翰臣一眼,示意他進去看著段秀,以免夜長夢多。

    段昌一直在拖拖拉拉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拖時間。

    江翰臣沖她點頭,不再理會段昌他們。

    “大小姐,不能讓秀兒醒過來??!”段昌見此,頓時就急了,“其實……”

    他咬了咬牙,豁出去般說道,“大小姐,其實你上次找到的那個快遞單是秀兒讓我們寄過去的,我們也不知道那是毒藥!秀兒變得太壞了,我們怕她康復了,還會對大小姐不利?!?br />
    筆趣閣 皇家贝蒂斯官网 www.gkoseo.com.cn最快更新傅少獵妻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