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皇家贝蒂斯官网 www.gkoseo.com.cn最快更新我就是超級警察最新章節。

    顧晨之前并沒有太在意江文濤的手指。

    直到顧晨發現死者徐天被勒死之后,才產生了尋找兇器的念頭。

    而受害人徐天死在一個相對封閉的空間內,兇手能出入的地方,卻只有衛生間隔間和天花板之間的空隙。

    因此,大家之前的判斷,都認為兇手是從這個狹小的空隙中爬出。

    可在盧薇薇實驗之后,這個猜測被完全推翻了。

    直到張峰交代出,自己和江文濤以及徐天之間的關系,才讓顧晨的注意力,重新回到江文濤的身上。

    而江文濤的手指,卻是讓顧晨找到破綻的關鍵。

    “顧晨?!幣慌緣耐蹙倜豢疵靼?,至始至終都在想作案手法的王警官,因為顧晨的提醒,才第一次將注意力集中在江文濤受傷的繃帶上。

    可是,這只能是顧晨的猜測,他怎么就能斷定,繃帶就是勒死徐天的兇器?于是王警官又問“你說繃帶是兇器,而你那個關鍵因素又是什么?”

    “沒錯?!甭鞭幣脖還順康奶嶁?,勾起了好奇心“顧師弟,難道……江文濤手指上的繃帶有破綻?!?br />
    顧晨用力一扯,重新將江文濤的左手拉到眾人面前,說道

    “我與江文濤老師在走廊上碰面時,曾經發現過江老師手上的繃帶,江老師當時給我的解釋是,傷口是被濱海公園生銹的護欄所刮傷對吧?”

    顧晨重新將目光看向江文濤。

    “沒……沒錯?!苯奶未絲桃膊恢欄盟敵┦裁?,眼神迷離的望著顧晨,又道“我手有傷,怎么可能有力氣勒死徐天呢?你這分明就是胡亂猜測啊?!?br />
    見江文濤還在負隅頑抗,顧晨也只好認真道“江老師,你搞錯了,之前我看見你受傷綁繃帶的手指是無名指,可你現在為什么卻變成了中指?”

    “什……什么?”江文濤似乎自己也沒意識到這些,他趕緊看了看綁有繃帶的中指。

    此刻的中指上,繃帶歪歪扭扭的纏繞著,似乎是臨時綁上去的。

    盧薇薇趕緊湊上前,盯著中指看了半天,又盯著江文濤說道“江老師,您這手指上的傷口鬧著玩呢?一會無名指一會中指,不介意我把繃帶拆開來看看吧?”

    “不不,這是誤會,這是誤會……”

    江文濤也是慌了。

    只是沒想到,一個如此小的細節,竟然也能被面前這名年輕警察捕捉到。

    顧晨沒理會江文濤,左手穩穩拽住江文濤手腕,右手直接向上一扯,將繃帶穩穩拉出,。

    頓時,江文濤干凈的手指,完全暴露在眾人的面前。

    “江老師?!憊順慷⒆潘?,淡淡的說道“您不是說被濱江公園的生銹護欄刮傷嗎?您不是說流了很多血嗎?為什么您的手會如此干凈呢?”

    “我……我……”

    被顧晨一頓三連問,江文濤顯然是招架不住了。

    他哪里會知道,顧晨竟然會抓住這個關鍵因素,將自己一軍。

    現在的江文濤腸子也悔青了,只恨自己當時大意,慌忙之中,竟然誤將綁在無名指上的繃帶,綁在了中指上。

    原本這根本不會引起他人的懷疑,可恨就恨在,與顧晨撞在一起時,被顧晨無意中發現。

    “哈哈,原來是這樣啊?!幣慌緣穆鞭倍偈鋇靡飭?。

    她趕緊戴上白手套,接過顧晨手里的繃帶,并放在自己手中反復拉扯。

    “沒錯,這是一根偽裝的繃帶,根本就沒有什么彈性?!甭鞭痹俅斡昧丁岸?,還挺結實?!?br />
    “江文濤,你還有什么好說的?”王警官見狀,也是將目光投向江文濤“虧你還是個煙花大師,你竟然勒死自己的朋友?!?br />
    “不……不是我?!苯奶味偈幣不帕?,忙道“就算我繃著繃帶又怎樣?難道我手疼纏著繃帶不行嗎?就憑這個你就想抓我?”

    江文濤看著地上的徐天尸體,冷笑道“我兄弟是被勒死的,沒錯,可剛才來過現場的人都知道,徐天是死在相對封閉的廁所隔間內,要在隔間內殺人,并且全身而退,你覺得這可能嗎?”

    王警官也是一呆。

    江文濤說的沒錯,就算找到了作案兇器,沒有合理的作案手法解釋,也很難定罪于江文濤。

    王警官之前就被卡在這里,現在被江文濤一說,老王同志的臉色瞬間又不好看了。

    顧晨笑了笑說道“我既然能找到勒死徐天的兇器,自然是知道你是如何作案的?!?br />
    “什……什么?顧師弟你已經知道他是如何作案的?”盧薇薇也是愣住了。

    剛才自己費盡千辛萬苦來實驗,都沒有找到兇手是如何逃脫的證據,現在顧晨找到了兇器,就能知道兇手是如何作案的?

    這聽上去有些玄幻??!

    “盧師姐?!憊順靠醋怕鞭?,笑了笑說“剛才辛苦你了,這次就不用勞煩你親自出馬,讓丁亮代勞吧?!?br />
    “我……我代勞?”丁亮表示不解。

    “就是幫我還原一下,兇手是如何勒死徐天的作案手法?!憊順拷饈退?。

    “哦哦,原來是這樣,你這樣說我就明白了?!倍×梁蕓煲怖斫飭斯順康囊饉?。

    就是自己演死者徐天,顧晨來演兇手,還原剛才的作案手法。

    顧晨戴上白手套,從盧薇薇手里,接過剛才的繃帶繩,看著丁亮說道“丁亮,你先進廁所?!?br />
    “???”丁亮愣了一下,立馬反應過來,說道“好,好吧?!?br />
    “進去,再往里走一點?!憊順克擲瘧鏈?,在廁所門外指揮著。

    “可……可以了嗎?”丁亮已經走進廁所隔間的內部,轉身問顧晨。

    王警官和盧薇薇面面相覷,眼神死死盯著顧晨,似乎每一個細節都不想錯過。

    而一旁的江文濤,整個人心臟也是砰砰直跳,感覺世界末日已來到。

    “站著別動,我來了?!憊順克布湎蚯耙徊?,將繃帶繩,從丁亮的身后套住頸脖。

    隨后,顧晨又將廁所隔間大門向外一關。

    利用隔間大門的縫隙為支點,拉住繩索的兩頭,瞬間將勒住脖頸的丁亮,由廁所內部拉至隔間大門口。

    由于繩索利用大門縫隙穿過,因此被死死勒住的丁亮,被直接定在了大門口。

    “兇手就是利用隔間的大門的縫隙為卡點,在瞬間完成對徐天的行兇?!憊順孔砜聰蟯蹙俸吐鞭?。

    “???原來是這樣?!甭鞭彼布涿靼?。

    “所以江文濤的行兇地點,并不是在隔間內進行?”王警官也托著下巴,思索著問道。

    “王師兄說的沒錯,請繼續看下去?!憊順炕耙袈湎?,瞬間松開了左手,并通過門板的縫隙,將繃帶繩用右手抽出,隨后又道“丁亮,你就自然的倒下吧?!?br />
    “咳咳,你差點把我勒死了?!倍×獵詬艏淠誑人粵繳?,不由的抱怨道。

    盧薇薇笑道“丁亮,死人是不會說話的,拜托你專業點行嗎?”

    “行行行?!倍×烈膊輝俁嗨?,直接靠在隔間門板上,慢慢的坐下,又問“現在可以了嗎?”

    顧晨走上前,用手推了推門。

    而此時坐在地面的丁亮,身體剛好將大門死死堵住,形成了一個看似相對封閉的空間。

    “情況就是這樣?!憊順慷雜謖庋哪D饈笛榛顧懵?,說道“死者徐天被勒死后,倒在了廁所隔間內,其身體靠在了門板上,才讓我們誤以為,兇手是在隔間內行兇后,再從隔間上方與天花板的縫隙逃脫?!?br />
    “其實我們之前的推測是錯的,兇手江文濤,就是利用我剛才的作案手法,既可以在極短時間內殺死徐天,又可以制造一個兇手在隔間內行兇的假象,以此來迷惑大家?!?br />
    顧晨看了看身邊早已是目瞪口呆的江文濤,淡淡的說道“江文濤老師,我說的對嗎?”

    此時此刻,江文濤眼神無光,整個人有氣無力的靠在墻面上,并緩緩的坐在了地上。

    “你……你說的沒錯?!苯奶蚊嫖薇砬?,低著頭淡淡的說道“徐天他……他確實是我勒死的?!?br />
    “你終于承認了?”盧薇薇走到他面前,將執法記錄儀對準他。

    “可你為什么要這樣做?”王警官也是不解,老熟人見面,竟然會以這樣的方式收場。

    “是因為徐天坐牢的事情引起的,對嗎?”顧晨也是根據之前張峰所說,問道。

    “沒錯?!奔慮榘藶?,再瞞下去也沒必要,江文濤苦笑著說道“要不是他徐天咄咄逼人,我也不會下狠手,這也是他自找的?”

    “說清楚怎么回事?”顧晨已經掏出筆錄本,開始詳細記錄江文濤的說辭。

    “昨天,是徐天出獄后,我們第一次見面?!苯奶翁房戳搜酃順?,道“我沒想到,他竟然開口便要跟我要500萬?!?br />
    “幾……幾百萬?”王警官也是怕自己聽錯,趕緊又追問了一句。

    “是500萬?!苯奶穩范ǖ乃檔?。

    “可他為什么要跟你要這么多錢?他憑什么?”顧晨忍不住試探了一句,心里卻似乎也能猜到一二。

    “是因為當年他入獄,完全是因為我讓他盜取公司的知識產權,以及一些在當時比較機密的文件?!?br />
    “但是后來他被抓,我就跟他說,我兩如果都進監獄,那可能誰都別好過?!?br />
    “而如果他將責任一人扛,我還可以想辦法把他撈出來,他家里的父母,我可以幫忙照顧,出來之后我們可以利用掌握的技術,一起干?!?br />
    “你確定當時是這樣跟他說的嗎?”顧晨不為所動,繼續盯著江文濤。

    江文濤點點頭,哭笑不得道“可我后來跟了一個歐洲人,去了國外發展,照顧他父母的事情,以及想辦法把他弄出來的事情,也就很難去執行了,所以他恨我?!?br />
    抬頭看著顧晨,江文濤又道“警察同志,可我真不是故意的,當時風聲那么緊,聽說徐天的原公司,要告的團隊有很多,我怕呀,就只能先去國外避避,等這頓風波過來回來?!?br />
    “那你這些年,難道就一直沒回來?徐天的父母家人你也沒照顧?”這種見利忘義的事情盧薇薇見過很多,白眼狼式的口頭承諾,壓根就廢話。

    江文濤難過的不行,解釋說道“我也真不知道,這一干,就在國外待了很多年,我在國外各種煙花匯演中,帶著團隊表現出來的超水平發揮,贏得了許多國際聲譽?!?br />
    “我當時完全忘記,還有一位因為替我背鍋,而待在監獄的好兄弟,這些年一直過著苦日子,是我愧對了徐天?!?br />
    說道這里時,江文濤的拳頭已經握得嘎吱作響,似乎在為自己曾經的大意而懊惱。

    王警官趕緊問道“那這次你回江南市,聽說是母親去世了?”

    “沒錯,我已經很多年沒有回到家鄉了,我想家,也想我母親?!彼檔勒?,江文濤難掩內心的傷感,說道

    “父母在,不遠行,而我卻在父母最需要我的時候,一直待在異國他鄉,直到我母親最后一眼我都沒見著,我不孝?!?br />
    江文濤哭了。

    這次,顧晨和盧薇薇,以及王警官,都沒有再說話,給了江文濤一些發泄的空間。

    大概傷心了十幾秒,帶著淚痕的江文濤,這才抬起頭,看著顧晨道“警察同志,你不是兩側都碰到我心不在焉嗎?你不是很想知道為什么嗎?好,我現在可以告訴你?!?br />
    頓了頓,江文濤這才說道“就是因為對徐天的歉意,我才一直很愧疚,這次我之所以將煙花匯演搬回到江南市,讓全市的媒體公眾號幫我宣傳,目的有三個?!?br />
    江文濤伸出三根手指,依次壓下“第一,我是有私心的,我想用這樣的方式紀念我死去的母親,她生前就說過,想看一場兒子自從為她準備的煙花表演,可是很遺憾,她到死都沒有完成這個心愿,所以我要用這樣的方式紀念他?!?br />
    “那第二呢?”盧薇薇問。

    “第二?”江文濤忽然冷笑起來,說道“第二,我要向這座城市致敬,這里是生我養我的地方,雖然我漂泊在外,但是我的心一直在江南市,所以,我要讓全體江南市民,可以看一場頂級煙花盛宴?!?br />
    “你做到了?!憊順克怠澳憒吹難袒ɑ閶?,確實讓所有江南市民大開眼界,你展現出了你該有的專業?!?br />
    “謝謝?!苯奶我彩遣牙⒌幕亓艘瘓?,又道“這第三,我是專門向讓徐天來找我,我想帶著他一起干,來彌補當初的愧疚?!?br />
    “所以我才通過江南市的媒體公眾號,一直將我入住的酒店地址,不露聲色的透露出來,目的就是想讓當初的徐天來找我,但是很遺憾,一直到煙花匯演結束,我都沒有見到徐天的身影,他似乎在恨我?!?br />
    顧晨愣道“所以你那天走路一直心不在焉,原因就是這個?”

    “沒錯?!苯奶尾⒉環袢系饋熬馱諼乙暈砉胄焯旒嫻氖焙?,他竟然在濱江公園出現了?!?br />
    吞了吞唾液,江文濤喘著氣道“但是這次他來這不善,從握手的時候,他就一直在給我下馬威,他的力氣很大,我的手指骨頭差點就被他捏碎?!?br />
    “而這個時候,是你們的突然出現,化解了我與徐天見面時的尷尬,在跟你們合照之后,我跟徐天便單獨去了一家地下咖啡廳?!?br />
    “在那里,我們彼此問候,也了解了他目前的狀況,原來他一直在江南市送外賣,日子過得并不好,但是他把這一切都歸咎于我?!?br />
    “因為我當初沒有信守承諾,以至于讓他的父母,承受了難以想象的壓力,徐天的母親,也是在那個時候病倒的,不就便離開了人世,所以他很我?!?br />
    王警官雙手抱胸,說道“沒錯,你這人是可恨,答應人家的事情不履責,竟然跑去國外,撒手不管,你可真沒良心?!?br />
    “我錯了,我知道我錯了?!彼坪跏潛煌蹙俚乃蕩歉づ?,江文濤的拳頭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我知道,可徐天不該咄咄逼人?!?br />
    他抬頭看著顧晨,像是要找個人傾訴“警察同志,你知道嗎?我現在功成名就,我可以給他好日子,我可以幫他,他徐天要什么我可以給?!?br />
    “但是當他知道,我利用當年他偷給我的技術,已經是享譽全球的煙花導演時,他恨我,那種兩個人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的落差屬性,讓他自卑了?!?br />
    “所以他要報復你?”顧晨問。

    “沒錯?!苯奶未糯制?,道“他開口就跟我要了500萬,做為他當年的損失,他還要我的一切,包括我現在的技術和團隊,他要無條件入股我的公司,他要當大股東?!?br />
    “可是你要知道,這是絕不可能的,這家公司,是我多年來奮斗的心血,我怎么可能就這樣讓給他?”

    “就算我當年再對不起他,500萬的賠償,我已經夠仁義了?!?br />
    “可后來我才知道,他已經跟當初的公司達成了和解,他要的根本不是我的公司和錢,他是要搞垮我,他要讓我臭名遠揚,他是要讓所有人都知道,當年我是如何背信棄義,如何靠踩著他人肩膀上走到了現在,他就是想讓我在整個江南市父老鄉親面前丟盡臉面?!?br />
    。

    筆趣閣 皇家贝蒂斯官网 www.gkoseo.com.cn最快更新我就是超級警察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