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皇家贝蒂斯官网 www.gkoseo.com.cn最快更新大宋第一狀元郎最新章節。

    不出楊霖所料,耶律延禧對于大宋少宰的到來,十分歡迎。

    一聽說他要親自來大同,耶律延禧馬上派人,迎到應州去?;ご笏紊僭椎陌踩?。

    在他看來,也不是多希望大宋能幫他反盤,純屬是想要走投無路的時候,可以躲到大宋取尋求庇護。

    耶律阿?;侵雷約旱暮筧?,能做到這個地步,只怕是墳頭都要氣炸了。

    出了雁門關,楊霖只帶了兩千精兵,再加上萬歲營一千親衛,去見遼主。

    臨行前,韓世忠等人在雁門相送,楊霖笑著說道“我這次去,八成就能和遼人結盟,到時候根本沒有準備時間。我走這幾天,你要調配好馬步軍種,配制預備軍,準備開戰?!?br />
    韓世忠抱拳道“俺知道了,少宰一路順風?!?br />
    回頭一看,雁門關如此雄壯,旌旗蔽日,刀劍如林,馬嘶蕭蕭。

    這場惡戰,控制在中原之外,并非是不可能。

    只要收回幽云之地,有了這一道道天然或者人工的屏障,有了十六座雄壯的堅城,奪回我們自己的家門,便是對這個文明最大的回報。

    楊霖揮了揮手,進到馬車中,儀仗隊便緩緩開動,直奔宋遼邊境的應州府。

    馬車內折浣香嬉笑嫣嫣,顯然對于楊霖肯帶著她去大同十分開心,折后在那個久曠的小寡婦一旦被調1教開發出來,當真是不管不顧。

    這次去大同府,楊霖自認沒有什么危險,帶著她路上解悶也不錯。

    楊霖雙手一握腰帶,寬了一下,指著旁邊的一套紅色袍子笑道“等到了大同府,你就給我穿上親衛盔甲,跟在我身旁當一個親兵,知道了么?”

    “知道啦?!蹦莧ゴ笸?,折浣香什么都依著楊霖,笑的格外甜美。

    楊霖嘿嘿一笑,道“來,先穿上讓我看看,合不合身。這桿銀槍是我給你特制的,拿起來一點都不重,你舉著站到這里,對對對,彎腰”

    進到應州境內,這里的街道設施頗為齊全,本來就是中原王朝的重鎮,應州也是幽云十六州之一。

    此地的漢兒、契丹人混雜居住,經過這么久的時間,這里的漢兒早就忘了自己曾經歸屬過南邊的王朝。

    而且他們歸到契丹的時候,還沒有大宋呢,很難要求這些生下來就是大遼國的子民,對宋有什么歸屬感。

    不過眼看著如此華麗的馬車儀仗進入應州,沿途的百姓還是興致勃勃地駐足觀看。

    以前就算是有宋使入遼,也不走應州一帶,所有人都看得十分新鮮。

    這便是百年之前,自己的祖先歸屬的王朝的風物么?

    楊霖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從一雙雪白的胳膊中掙脫出來,走到窗子旁輕輕一掀。

    沿途已經是一片青石板路,路上行人熙熙攘攘,穿著打扮也和秦隴漢人稍有不同。

    看他們的模樣,倒是和宋人完全一樣,畢竟才三四輩人,而且在應州也很少有契丹漢族通婚的。

    陸謙拍馬上前,隔著車簾道“少宰,前面來了一支軍馬,是來迎接我們的?!?br />
    “大同府這么快就就到了么?這才兩天吧?”

    陸謙笑道“遼主派人,直接迎到應州府來了?!?br />
    聽到遼人這么熱情,楊霖哭笑不得,嘆了口氣道“再大的家業,也擱不住一個能敗家的主,耶律阿?;列量囁嘣芟掄餉錘讎喲蟮酃?,終于要被他的子子孫孫給禍害完了?!?br />
    遼人官員慢慢過來,楊霖穿戴好之后,邁步走出車內。

    “楊少宰,好久不見?!?br />
    “蕭林牙?”

    前來迎接的,竟然是蕭保先這個老熟人,再見楊霖已經是這個局面,蕭保先感慨萬千。

    楊霖安慰道“契丹幅員遼闊,兵馬無算,未必不可為?!?br />
    蕭保先顯然是半個字也不信,契丹這個局勢,就算是沒有女真人,也已經四分五裂了。

    南軍都統耶律余睹和文妃在遼中京密謀立天祚帝的長子耶律敖盧斡為帝,取代他爹耶律延禧的皇位。

    遼中京是遼最大的陪都,其地理位置優越,自古為遼河上游,燕山以北的民族雜居地帶,是為遼國的咽喉。

    這個耶律敖盧斡在大遼人望很高,品德和他爹截然相反,深得眾望,在朝廷內外都很得人心。

    這還不算,在南京燕京府,耶律大石和李處溫也準備擁立燕王耶律淳為帝。他們已經派人送來奏章,讓耶律延禧為了契丹深明大義一回,主動退位把皇帝讓給燕王。

    氣的耶律延禧把信使殺了,把奏章撕成碎屑,大罵耶律大石和耶律淳是反賊。

    一個大遼設有五京,其中東京和上京都已經被女真人占據,剩下的三京竟然有三個皇帝

    這樣的帝國,自己內部亂成這樣,拿什么和如日中天的女真韃子打。

    “若有少宰襄助,大宋兵馬如此雄壯,必能幫助我們光復上京?!畢舯O炔晃尷<降廝檔?。

    楊霖打了個哈哈,笑道“見了遼主,本官自有分寸?!?br />
    現在可不是當年自己在汴梁怒斥楊霖的時候了,現在兩國的實力發生了翻天倒地的變化,契丹再也無力壓制大宋,甚至要求到人家頭上。

    若是僥幸復國成功,也是元氣大傷,根本沒法繼續和大宋打。

    蕭保先心知肚明,垂頭喪氣地帶著楊霖往西京大同府趕去。

    有了遼兵開道,楊霖儀仗很快就到了大同府,耶律延禧親自迎了出來,這是極為不對等的。

    饒是蕭奉先也看不下去,勸了幾句挨了一頓罵,現在相國威風不再,耶律延禧時不時就要訓斥他一番,搞得他灰頭土臉。

    畢竟契丹的第一場敗仗就是他弟弟蕭嗣先打的,而夢靨般的御駕親征,也是這老小子提出來的。

    站在耶律延禧旁邊的,就是人高馬大的高柄,這廝混的風生水起,出入耶律延禧的寢宮都不用通報。

    大同府云州城下,楊霖的車架遠遠趕來,蕭保先看著親自出來的皇帝,臉都黑了。

    這也太不拿自己當回事了,堂堂的契丹皇帝,哪有出迎大宋少宰的道理。

    楊霖問了一聲,知道發生了什么之后也有些訝異,他眼珠一轉趕緊下馬,牽著馬一副過去拜見的樣子,在場的契丹人神色才稍微有些緩和。

    。

    筆趣閣 皇家贝蒂斯官网 www.gkoseo.com.cn最快更新大宋第一狀元郎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