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皇家贝蒂斯官网 www.gkoseo.com.cn最快更新大楚懷王最新章節。

    另一邊,臺上,屈原聽到田離的詢問,笑了笑,然后拱手道:“田子剛才的辯論的確精彩,可是對于田子的言論,在下只認同田子所說的義戰則勝,不義則敗的道理?!?br />
    說到這,屈原看著臺下的眾人笑道:“想來對于這各大學派普遍認可的真理,在場的諸子也沒有人會否認的?!?br />
    眾人聞言頓時轟然一笑,畢竟大家都是要臉的,怎么可能會承認不義的戰爭會取得勝利呢!

    只是大部分沒有察覺的是,就在他們的笑態中,他們對楚人屈原的敵意已經不知不覺間消散了許多。

    不過,雖然臺下的人沒有察覺,但是臺上正與屈原辯論的田離卻是第一時間發現了這種變化。

    本來,因為這是一場齊楚雙方的辯論,周圍的齊人天然的就站在他這邊,再加上楚國不久前才打敗了齊國,齊人對楚人多有敵視。

    這兩點因素疊加在一起,屈原還沒有上臺,便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壓向他。

    就田離所見,屈原上臺之際,雖然面色輕松,但他繃緊的手指以及凝重的眼神,無不顯示出他正受到周圍環境的強大壓迫。

    可是現在,屈原三言兩語間就打消了周圍的齊人對他的敵意,瞬間就有將齊楚雙方的辯論變成他田離與屈原兩人辯論的趨勢。

    這是一個勁敵!

    田離心中一凜,立即拋掉對屈原的輕視,同時也沒有給屈原更多機會以徹底打消齊人對他的敵意。

    于是,田離當即開口道:“既然屈子只認同義戰則勝的道理,而不認同在下關于五國攻打淮北不義的論斷,那么想來屈原一定是認為我五國攻打淮北以解救越國也是合乎道義的了。

    可是,五國攻打淮北既是合乎道義伸張正義禁亂除暴的仁義之舉,但五國卻被楚國所敗,這不就是殘暴的戰勝了仁義,不義的戰勝了正義的,這不就是與先生之前的話相違背嗎?

    莫非在楚國那邊,楚人都以為對自己有利的就是正義的,對自己不利的就是不義的嗎?”

    屈原一聽田離想要將他帶偏,而且還有制造齊人乃至天下人對楚國的敵視,并楚人掃到道義的最低點的架勢,于是立即打斷道:

    “先生此言差矣,在下之所以只認同先生義戰則勝的道理,那時因為先生只有這個論斷是對的,而其他的論斷全都強詞奪理的?!?br />
    屈原的話音還未落下,才下臺不久的滕更一聽屈原也認為田離剛剛與他辯論的話是在強詞奪理,瞬間精神一振,然后大喜的向屈原拱手道:“屈子也認為田離剛才的話是在強詞奪理嗎?”

    屈原一聽滕更在臺下出言,立即點頭道:“當然?!?br />
    說著,屈原不等田離開口便解釋道:“這就好比是兩人打架,只要是正義的,無論打左臉還是打右臉,那都是正義的。總不可能打架時打左臉是正義的,而打右臉就是不義的吧。

    要是這都不是歪理邪說強詞奪理,那么什么話才算強詞奪理呢?”

    滕更一聽屈原的意思與他相近,當即笑著點頭道:“屈原所言甚是,若是這都不算強詞奪理,那就沒有什么話算強詞奪理?!?br />
    滕更話音一落,周圍一些非墨家學派的人,也都跟著點了點頭。

    此時,田離見自己營造的齊楚敵對的氣氛被滕更瓦解的干干凈凈,心中一怒,先是不滿的看了一眼胳膊肘向外拐的滕更,然后又趕緊向屈原質詢道:

    “既然先生認為在下的話是在強詞奪理,那么先生一定是認為五國舍己為人,千里迢迢的解救越國是不義的了,難道在楚人的眼中,存亡續斷,延續他國近兩千年的國祚是不義的。而楚國不顧天下悠悠眾口,在天下人的反對浪潮之中,乘盟友不備,悍然對自己的盟友發動偷襲,然后一舉將盟友吞并的行為是正義的了?!?br />
    田離此言一出,立即再次激起了齊人對屈原的敵意,楚國滅越的事情可是已經塵埃落,屈原此時為楚國邊界,這就是與天下人為敵,與他們心中的正義為敵。

    一瞬間,周圍的人全都緊張的看向屈原,甚至連對屈原頗有好感的滕更也不例外。

    楚國偷襲盟友越國的事情,可是被天下人口誅筆伐十幾年了,基本上楚國卑鄙無恥的名聲已經塵埃落定。

    此時屈原公然為楚國辯解,一個不好,屈原

    的名氣便臭了。

    臺上,屈原見眾人全都看過來,甚至不少滿臉正義的人看他的目光已經充斥的敵意,以致連空氣都有一些凝固。

    見此,屈原笑了笑,開口道:“誠然,存亡續斷,恢復上古大賢的宗廟祭祀血食,乃是一件再正義不過的事情了。就好比昔日齊桓公聯合各國解救燕國,一舉擊退了北戎的南下,保住了燕國,還有齊桓公當年復立衛國的事情,全都得到了天下人的交口稱贊。而且,天下人對齊桓公的贊揚還一直持續到了今天?!?br />
    周圍的人一聽屈原舉例齊桓公,且語氣中充滿著對齊桓公的敬仰,雖然現在呂齊已經完蛋了,已經變成了田齊,可是對這片土地上的先賢,他們心中還是充滿著敬意。

    現在屈原以推崇齊桓公,周圍的齊人頓時心有榮焉,連帶著對屈原的敵意也稍稍緩解。

    此時,臺上的屈原繼續道:“不僅是齊桓公,還有晉文公讓曹衛兩國復國,以及敝國昔日復立徐國的事情,都得到天下人的贊揚?!?br />
    田離立即開口道:“屈子說的是,存亡續斷的確是一件值得贊揚的事情。天下人贊揚楚國的有哪里僅僅只是楚國復立徐國,還有貴國復立蔡國以及陳國的事情,也全都得到了天下人的認可。

    從屈子的話中,在下也感受到了屈子的滿腔正義之心,可是,既然這樣,屈子為何還認為五國伐楚是不義的呢?如此,這不就是先生的內心與言行相違背嗎?

    是故,在下竊以為,既然屈子也認同存亡續斷是天下最大的正義,那屈子何不跟從自己的本心,力勸楚王與各國交好,并讓楚王復立越國呢!

    誠如是,則先生即做到了心口合一,成為天下的賢者,又能勸導楚王成為一個真正的仁義之君,君明臣賢,雙雙留名千古,如此,豈不美哉?!?br />
    周圍的人一聽田離讓屈原進諫楚王復立越國,頓時爭先開口道:

    “是啊,屈子何不勸誡楚王,復立越國呢!”

    “屈子即認為存亡續斷是正義的,那屈子為何又認為五國救越就是不義的呢?”

    “屈子為何前后言論自相矛盾呢?”

    “難道真如田子所說,楚人關于正義的認知就是是否對自己有利?”

    “果真是蠻夷···”

    “···”

    臺上,田離見自己的話音一落,頓時便引起臺下齊人的共鳴,以致臺下之人紛紛開口助陣,對屈原施壓。

    見此,田離滿心歡喜的看著屈原,滿以為自己勝券在握,以一幅勝者的姿態向屈原道:

    “不知屈子以為如何?”

    屈原聞言,立即哈哈大笑,接著,笑聲頓時便壓制了臺下的議論聲。

    田離見屈原大笑后,臺下助陣的聲音立即被壓了下去,甚至已經消失,見此,他雖不愿此時開口見話語權再次交給屈原,但也不得不開口問道:“屈子何故發笑,難道天下為正義出聲是不應該的嗎?還是屈子容不下正義的聲音?!?br />
    屈原笑著搖頭道:“非也,在下之所以發笑,乃是笑先生身為墨者,卻只知小義,卻不知天下大義,距離昔日墨子的境界還相差太遠,還沒有得到墨家大義啊。

    在下所笑者也不僅僅只是先生,還有在場的其他墨者,竟都不知墨家大義,僅僅只是抱著自己的小義,卻忘記了天下大義?!?br />
    田離一見屈原貶斥自己不知天下大義,甚至還將齊國的墨家全都給貶斥了,頓時大怒道:“在下愚鈍,不知先生口中的真正天下大義是什么,難道天下間還有比存亡續斷更大的大義嗎?”

    說著,田離臉色一凜,然后一字一頓的道:“還請先生賜教?!?br />
    田離說完,臺下的一眾墨者,以及其他一些剛剛開口為田離助陣的人,甚至一些心中有疑問的人,全都向屈原拱手道:“還請先生賜教!”

    眾人異口同聲的呼喊聲,如排山倒海一般向臺上涌去,接著,聲音落下,周圍瞬間鴉雀無聲,甚至連空氣都凝固了。

    此時,臺上,屈原在眾人開口之后,一臉肅然地點頭道:“田子,還有諸位賢者,平雖不才,但也知道天下還有比存亡續斷更大的正義?!?br />
    這話一出口,所有的人全都注視著屈原···

    筆趣閣 皇家贝蒂斯官网 www.gkoseo.com.cn最快更新大楚懷王最新章節。